- N +

韩信该死,拿破仑该亡

文章目录 [+]

全国为上,破国次之

在《谋攻篇》一开篇就说:“用兵之法,全国为上,破国次之,全军为上,破军次之;全旅为上,破旅次之;全卒为上,破卒次之;全伍为上,破伍次之。”

实际上是不同的单位,从敌人的全国到全军,到一个旅(古代500士兵为旅),一个卒(古代100人为卒),到一个伍,就只有五个人。所有这些都是以全为上,以破为次之。全,是保全它,破,就是把它打烂了。

保全谁呢?不是保全自己,这里是要尽量保全敌人。你把人都打死了,把敌人的城池都打烂了,那打下来做什么呢?如果人都没了,军队没了,老百姓也没了,没人给你交税了,财富也都没有了。

所以谋攻的上策,首先是尽量避免战争,实在要战争,也尽量减少战争的破坏程度。不战,使敌方举国上下完整的投降,才是上策。

曹操注解,“兴师深入长驱,决其内外,敌举国来服为上,以兵击破,败而得之,其次也。”

我出兵把他包围起来,让他绝望,认清形势,全国上下主动投降,这是最好不过。如果动刀动枪打下来,那是其次了。

百战百胜,不如一战而定

所以《孙子兵法》就强调,“百战百胜,非善之善者也”。战就不是一件善事,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是最好的。战就已经不善了,那百战百胜呢?

如果有人说自己是百战百胜,我们首先肯定觉得他吹牛,谁能百战百胜呢?

其次,百战百胜你还在打,证明你胜利的质量很差,打了一百仗还没解决问题。所以打仗不是为了胜利,而是为了解决问题。我们要的不是百战百胜,而是不战而屈人之兵。如果是要战,我也要一战而定。

刘邦跟项羽争夺天下,谁百战百胜?项羽。刘邦是屡败屡战,但是最后垓下一役,一战而定平定天下。

战国时魏文侯曾经和谋臣李克谈论历史教训,他问李克:夫差的吴国为什么灭亡?

李克说,因为数战数胜。

魏文侯不解,屡次得胜是国家的幸事,为什么还会因此亡国呢?

李克说,“屡战则民疲,屡胜则主骄,以骄主治疲民,此其所以亡也。”仗打多了人民就疲惫了,胜利多了君主就会骄傲,以骄傲的君主去统帅疲困的人民,这国家能不灭亡吗?

韩信该死

“百战百胜,非善之善者也;不战而屈人之兵,善之善者也。”就这句话,我们来讲两个人的故事。

先讲韩信的故事,四个字,韩信该死。为什么韩信该死呢?他在什么时候做了什么事被认为该死呢?

刘邦派了谋士郦食其(郦生)去游说齐王田广和丞相田横。齐王被郦生说降,以七十多座城池降汉,归顺了刘邦。

郦食其是谋攻的高手,不战而屈人之兵。郦食其对齐王保证,如果汉军来攻,你就把我扔锅里煮了。于是齐王撤除了战备,每天跟郦食其喝酒开心。

这个时候韩信已经接连平定了魏国、赵国、戴国、燕国,一路凯歌,正要攻打齐国,这时得到消息郦食其已经劝降了齐国,不用打了。

韩信也准备不打了,但是他手下谋士蒯通,是一个野心家,游说韩信:将军率领几万兵众,才攻下赵国五十多座城,而郦食其凭三寸不烂之舌就劝降了齐国七十多座城。你当了好几年大将军反而不如区区一个儒生功劳大呀。

蒯通劝他攻打齐国,韩信受挑拨,也嫉妒郦食其的功劳,但顾虑:齐国不是已经投降了吗?

蒯通就问:汉王派你打齐国,他也没有下命令叫你停止啊,并没有收到停止进攻的命令,你为什么要因为听说他投降了就停呢?我不知道,打!

韩信一听,有道理,就挥师突袭齐国。

齐国已经不设防了,完全没有任何准备,韩信一路打到了临淄。齐王也傻了眼,他就认为郦食其欺骗了他,是刘邦派来的一个死间,用他的命来换齐国,就把他扔到锅里面煮了,兵败逃走。

韩信得了齐国后,自立为代理齐王,叫“假齐王”。刘邦听到之后大怒,正要张嘴骂,旁边张良伸脚踩踩他的脚趾头,刘邦马上明白了,这时他是不能跟韩信翻脸的,他就转口说:大丈夫攻城略地,就应该做真齐王嘛,怎么能做假王呢?就封了这个韩信做齐王。

这个时候,刘邦对韩信已经有看法了。

韩信把郦食其的“全国为上”打成了“破国次之”,还害死了郦食其。你说韩信后来被杀,他冤不冤?真正冤枉的是郦食其。

谋攻的上策就是不战而胜,本来郦食其不战而胜,已经解决的问题,韩信非要去打,打了一个破国次之。不仅导致损失惨重,还引得刘邦对他的猜忌,最终他是自食其果,死于吕后之手,所以说韩信死的不冤。

拿破仑该亡

再讲一个百战百胜的军事大家,法国的拿破仑。

拿破仑自己说了一句话:路易十四被打败一百次还是国王,我被打败一次就不是皇帝了。 但是让他败一次就亡了,是在哪一次?真正让他失败的不是滑铁卢,在之前的一次战役决定了他的灭亡,就是攻打俄国的莫斯科之战。

拿破仑攻打俄国是数战数胜,节节胜利。俄皇亚历山大是每战必败,且战且退,或者不战而退,总之是一直在退。但是,亚历山大是以焦土政策在退,什么物资也不给拿破仑留下。他坚决不议和,不谈判。

拿破仑不断打胜仗,就是希望亚历山大能够屈服,跟他谈判议和。但是亚历山大说,我就是退到西伯利亚去啃泥巴,我也不谈判,你能打到哪里,你就打吧,我看你能打到哪?

拿破仑一直打下了首都莫斯科,之后俄国人把莫斯科烧掉了,这就是俄法战争中著名的莫斯科大火。

这场大火也印证了孙子说的“全国为上,破国次之”,最好把莫斯科完整地拿下来,如果打破了那就是次之。拿破仑把它完整地拿下来了,他已经“全国为上”了,俄国人把它给烧掉了,我自己没有,我也不留给你。

在俄国战败,拿破仑的老本基本也输光了,法国人也厌战了。这就形成了“主骄民疲”的局面,法国人民已经疲惫了,而拿破仑还是那么骄傲。而这时,欧洲的国王们已经跟拿破仑彻底决裂了,吃了秤砣铁了心,一定要推翻拿破仑。这个时候,他就没有机会了。

拿破仑的政权合法性就只有一个来源,就是军事胜利。他只有百战百胜,才能支持他政权的合法性。

这就是他为什么说,路易十四被打败一百次还是国王,我被打败一次就不是皇帝了。而且要是不接着打,拿破仑也做不了皇帝,他把自己陷入了这么一个死循环

这就是我们关于《谋攻篇》的第一讲,也是我们讲透《孙子兵法》的第五讲。就讲两句话——

“百战百胜,非善之善者也;不战而屈人之兵,善之善者也。”


作者:huchao
未来永远在它该来的路上,能够把握的只是此时此刻——万折必东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共706人参与)参与讨论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发表评论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

快捷回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