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N +

如何保障食品、药品和化妆品的质量

文章目录 [+]

今天我们讨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,我们怎么样才能保障食品、药品和化妆品的质量问题。

1. 零部件产品与管道产品的区别

食品和药品都是吃进肚子里去的,化妆品是抹到脸上的,都对身体发生直接的影响,但它们的品质不容易检验。它们的副作用有时候不仅严重,而且经常会经过很长时间才显露出来。这样的商品,我们怎么样才能够保证它们的质量?市场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?

我们中国改革30多年,很多不同产品的质量,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。我们不仅洗衣机的质量没问题了、空调的质量没问题了、冰箱的质量没问题了,我们今天生产的电视机、手机、电脑,质量都没问题了。

不仅是没问题,甚至是很好了,iPhone中国人做的,联想电脑中国人做的。但我们的食品、药品、化妆品,质量怎么样?中国的奶制品品质怎么样?大家觉得还不够好,原因是什么?

原因在于,前一类商品,冰箱、洗衣机、空调、电脑、手机,它们都是零部件构成的产品,每一个零部件都是可追溯的。哪怕一个小小的螺丝钉,装得不对、用料不好,我们都能够追溯,知道是谁干的。正因为生产的人知道,自己会被追溯到、自己会被盯着,所以他们能够保证质量。

但是另一类的产品,它们不是零部件产品,它们是管道产品。

一瓶牛奶有问题,它可能是包装盒造成的,它可能是运送的过程造成的,它可能是加工的过程有问题,它可能是牛有问题,它可能是挤奶的过程有问题,它可能是牛吃的草有问题,它可能是种草的那块地有问题。

一旦一桶有问题的牛奶倒进了奶罐车里面,人们就无法再追溯它的出处是在哪里了。正是因为产品的这种特性,造成了它们品质检验的难度,要比那些零部件产品品质检验的难度要大得多。

正是因为这样,它们的品质就难以保证。

2. 管道产品质量控制的困难

好几年前,中国奶制品市场出现了三聚氰胺事件,消费者对奶制品质量的担心还没有完全消退,劣币驱逐良币,连质量有保障的奶制品人们都不相信了。这个信任要重新建立起来,得花很长的时间。

当时为了做关于中国产品质量问题的调研,我还跟周其仁老师特意去了内蒙古,参观了一家奶制品公司。

我们去到他们的厂区,那是一家完全由现代化设备构成的工厂。它的整个生产过程,从牛奶被倒进储存罐,到低温消毒、加工、包装、入库、发货,整个流程都实现了全封闭的自动化生产。

我们参观的整个生产过程,是在这家工厂外面一个长长的用落地玻璃做成的过道——我们走过这个过道来参观的,里面是密封的,而且这厂区里面的空气压强要比外面的大,所以外面的空气也没办法进去。

参观完这样一个现代化工厂,我有一个强烈的印象,那就是这个工厂他们所做出的投入非常大,沉没成本非常大,他们不会另外再买一些毒药放在奶里面,自毁长城。

三聚氰胺是哪来的呢?是从奶农那里来的,因为加工厂每天要向许多的奶农收集牛奶。从那么多的奶农那里收集到的牛奶倒进奶罐车,这时候追溯就成为困难了。而奶罐车停到了工厂门口,通常还要进行一次取样检验,检验时间20分钟左右。

这位工厂的负责人跟我们说,他们跟奶农收集牛奶,这些年来一直在跟他们斗智斗勇。奶农开始的时候掺水,后来有时候掺盐水、有时候掺淀粉、有时候再掺其他的杂质,他们就只能见招拆招。

就连开奶罐车的人也不能完全信得过,有时候他们会把车开到非指定地点收集牛奶,于是工厂就得给奶罐车装上GPS,跟踪他们的走向。一桶不及格的牛奶,一旦倒进奶罐车里面,就追踪不出来了,造假的诱惑力还是很强的。

3. 以垂直整合保障管道产品的品质

三聚氰胺事件出现以后,工厂就想出了一个克服信息不对称、增加牛奶可追溯性的办法,那就是办托牛所 ,不是托儿所,是托牛所。奶农把他们的牛送到统一的地方挤奶,这管理的成本就下降了。

而且每次挤完奶以后,托牛所总会用试管留一点小样本,等奶罐车通过了检验,他们就会打电话回来给托牛所,说通过检验了,这时候他们就把那个试管给洗了,下一次再用。如果奶罐车里面的奶有问题,他们就通过试管里的样本追溯来源。一个小小的发明解决了大问题。

这里我们能总结出一个重要的规律,那就是散养的奶牛不容易进行品质管理,把它们集中到托牛所就容易管理了。你想想看,将来托牛所会再进一步进行所谓的垂直整合,也就是说托牛所可以直接跟加工厂合并在一块,加工厂自己养奶牛,品质管理又更容易了。

当然较真地说,加工厂有自己的奶牛还不能完全解决问题,因为奶牛吃的饲料对奶的质量也有很大的影响。加工厂不仅要有自己的奶牛,还要有自己的饲料来源,这样整个产品的垂直链条才能建立起来。产品的垂直链条越是整合,企业和企业之间换手的环节就越少,品质检验的成本就越低。

你看,从亚当·斯密那个时候起,我们就知道分工能够提高生产的效率,越是分工,人们就越能够集中生产自己擅长的东西,熟能生巧,然后进行交换,这对生产是有很大帮助的。

但是你看,我们今天在讲品质管理的时候是反其道而行的,我们要做的是垂直的整合,加工厂不仅要有自己的奶牛,还要有自己的饲料来源,只有这样才能尽量减少管道产品的中间环节。从种草,到割草、到送草、到养牛、到挤奶、到检验、到加工,全是一家企业内部完成的工序。

当然这么做跟分工合作的原理就背道而驰了,但它获得的是另外一种好处,那就是半成品在工序和工序之间转换的时候,所需要的品质检验成本大为下降,因为它们都是在一个工厂内部完成的。

所以什么时候更多的进行分工,什么时候更多的进行垂直整合呢?当中有一个规律,那就是半成品或者成品,它的品质检验成本如果比较低的话,它换手的次数就可以比较多,那就可以进行更多的分工。

相反如果半成品或者成品的品质检验成本比较高的,那就要更多地进行垂直整合,减少中间环节。

比方说,如果是猪肉罐头,换手的时候质检的成本就比较低,所以猪肉罐头可以进行多次的换手。而生鲜猪肉质检的成本就很高,所以生产、运输和销售的渠道就应该尽量进行垂直整合。奶粉和鲜奶的比较也是如此。

所以,要提高和确保管道产品的品质,有一个好办法,那就是要进行产业的垂直整合。

4. 以“多样性损失”换取“产品可靠性”

在美国,今天人们在日用品商店里面买到的各种食品、药品和化妆品,看上去琳琅满目,其实都是由几家屈指可数的垄断企业生产的。

我给你准备了一张图,这张图是由一家叫做OXFAM的研究机构发表的。从这张图可以看出来,上百种不同日用产品的品牌,实际上都是由十家左右的大企业提供的。

当然很多人看到这样的结果,是持批评的态度的,说我们日常生活那么多的东西都被几家大企业垄断了,很不公平。

但如果我们换个角度,从产品品质检验和保障的角度出发,这种垂直整合大企业垄断的趋势,恰恰能够保证产品的质量,恰恰能够降低产品所带来的风险。

因为只有这样的大企业,他们才具有足够的研发能力;只有这样的大企业,他们的沉没成本才足够大,万一产品质量出了问题,也只有这样的大企业他们才赔得起。

我相信,随着人们越来越注重身体健康,越来越注重食品、药品和化妆品的品质,也由于这些商品的检验成本非常高,不确定性非常大,信息不确定的障碍很多,所以人们最后会选择宁愿放弃产品的多样性,而在几家大的垄断企业所生产的产品当中做有限的选择。

损失掉一部分的多样性,换来的是稳定性和可靠性,这么做可能是值得的。

我们今天讲了零部件产品和管道产品之间的比较,我们说管道产品的品质检验要更困难,而其中一种非常有效的解决办法,就是进行产业的垂直整合。


作者:huchao
未来永远在它该来的路上,能够把握的只是此时此刻——万折必东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共725人参与)参与讨论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发表评论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

快捷回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