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N +

谁来当老板:固定收入和剩余索取

文章目录 [+]

前两天我们讲了在企业里面谁当老板的两个准则:


  1. 第一是哪种资源更容易被滥用,这种资源的所有者充当老板,资本和劳动力相比较的时候资本比较容易被滥用,资本家当老板。

  2. 第二准则是企业的通用资源和企业的专用资源的区分,企业的专用资源更在乎企业的成败,所以让他们来掌舵。


今天我们要讲的准则我们先从一个例子开始。

1. 一明一暗带来的监督难题

很多年前,我们北大国发院的创始人之一张维迎老师,曾经举过一个非常生动的例子,他说:

假定有两个人共同构成了一个企业,他们一起生产某种商品。这两个人分别负责两道不同的工序:第一道工序是在阳光下面完成的,负责这道工序的工人在阳光底下干活;而第二道工序是在一所黑屋里面完成的,第二个工人在黑屋里面工作。

问题是,第一道工序工作的工人,到底有没卖力、有没偷懒、有没按时上班?在黑屋子里面那位工人是能够看得见的。但倒过来,黑屋子里面那位工人,工作有没有偷懒、有没有按时到岗、有没有小心翼翼,在外面阳光底下工作那位工人是没办法对他进行监督的。

一个在明里,一个在暗里。

假设这两道工序对产品的贡献都是5块钱,5块钱在阳光底下,再加5块钱在黑屋子里面,这个产品最终的价值就是10块钱。所以这两道工序的工资就应该是一半一半。如果最终的产品做出来值10块钱,那阳光底下的工人拿5块钱,黑屋子里面的工人也拿5块钱。

但问题是,正是由于在黑屋子里面工作的工人不受监督,他肯定会偷懒,这时候他的贡献比方说只有3块钱,所以最后的结果这整个产品卖出去只值8块钱。如果还按照对半分成的分配方案呢?

那么,阳光底下的工人虽然卖力工作,他也只得4块钱;黑屋子里的工人虽然偷了懒,他的实际贡献只有3块钱,但他也得了4块钱。外面的工人亏了1块钱,里面的工人赚了1块钱,这不公平。

如果你是制度设计者,你会通过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呢?

当然,你可能会说我们轮岗,里面的人有时候到外面工作,外面的人有时候到里面工作。但这不实际,因为你知道,每一份工作都需要经过长期的培训和许多经验的积累,我们不能有两天在车间工作,有两天又到办公室工作,还有两天又到厨房里面工作。专业分工这个假定不能改变。

你也可能会说,那我们能不能派一个人到黑屋子里面去,监督那个在黑屋子里面工作的人呢?我们说不行,因为我们所做的这个假定,说假定这个人在黑屋子里面工作,顾名思义,我们所指的就是,他在这份工作上卖力不卖力没办法监督,派个人去不是解决的办法。

你可能还会说那我们通过KPI考核的办法,也就是绩效考核标准,来确定里面的人到底有没有卖力,这个办法也不靠谱。那是因为KPI的制定本身是根据每一个职位应有的贡献来决定的,是我们先知道了每一个职位应该贡献多少,企业才会制定相应职位的KPI,也就是这个职位的绩效考核标准。

而在刚才的例子里面,我们说在黑屋子里工作的人肯定是要偷懒的,如果他总是偷懒,那么人们就会以为,在黑屋子里工作最多就只能做3块钱的贡献,所以给黑屋子里人的KPI考核标准那就是3块钱,结果他真的就做3块钱,大家以为他已经尽力了。所以通过绩效考核,还是不能解决在黑屋子里面工作的人持续偷懒的问题。

2. 以“剩余索取权”激励难以监督的合作者

有一个办法能够很好地解决问题,那就是通过固定收入和剩余索取权的区分来解决这个问题。

每当这个企业,这两个人的企业生产出产品卖了8块钱以后,这8块钱先支付外面的那个工人——就是那个提供的劳动力很容易被监督、很容易被衡量、很容易被计算的那个工人——的工资,你赚了8块钱先给他5块钱。

外面这个工人的工资,是按照他的投入来计算的,为什么?因为他的投入容易观察、容易衡量、容易被监督。赚来的8块钱,付完这5块钱的固定工资以后,剩下的给黑屋子里的人。在黑屋子里工作的人,被经济学家称为“剩余索取者(residual claimant )”,他负责拿剩下的。

剩余索取者的收入不根据他们的投入来计算,而根据企业剩余的利润来计算。企业剩下多少他们拿多少,他们越努力企业剩下的就越多,他们得到的就越多。所以不需要再有人监督他们的工作、他们到底卖力不卖力,他们自己监督自己。

企业里面有很多管理工作,就属于这种在黑屋子里面工作的性质。你是一位企业经理,一上班就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面,把百叶窗一拉你在里面干什么谁知道。

你给别人打电话,那是客户还是你的朋友?中午你约人吃饭,你是在发展个人友谊还是发展公司关系?你到了周末还到北大上EMBA班,这学习到底是为了提高你自己的人力资本,还是对企业的发展有贡献?谁知道,谁说得清楚?这永远不可能有一个明确的衡量标准。

怎么办?我们让这种人拿企业剩下的利润,让他们自己监督自己。所以在企业里面,这种工作业绩很难用固定的方法来衡量的人,让他们来当老板,让他们拿企业的剩余。

3. 制度经济学,让人耳目一新的科学分支

所以你看,我们接连三天,从信息不对称的角度,解释了在一个企业里面,什么人来当老板的普遍问题,我们的答案跟以前我们在别的地方学到的非常不一样:

  1. 我们是说看哪种资源更容易欺负别的资源,让那种容易被欺负的资源的所有者当老板;

  2. 我们看哪种资源是企业专有的资源,放到别处去他的价值就会大大贬损的,那么我们让这种资源的所有者,充当企业的老板或者管理者;

  3. 我们看哪种资源的投入是容易观察、容易衡量、容易计算的,我们对这种资源的所有者先给予固定的回报,企业不管是赚钱还是亏本先给他们付工资。而对于那些不容易观察、不容易衡量、不容易监督的资源,我们对他们的所有者给予剩余分配,他们拿企业剩下的利润。

顺便说说,去年2016年,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奥利弗·哈特(Oliver Hart,1948- ),他就是因为从“剩余索取权”概念的概念出发,进一步提出了“剩余控制权”而获奖的。

我们这个礼拜所讲的企业理论,是非常新的经济学的发现。

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经济学家关心的都只是一些非常宏观的概念,比如说GDP、汇率、失业率等等,他们所关心的只有这些宏观经济数据。

在他们的眼里,像企业、家庭、组织、政府,所有这些机构看起来都只不过是社会大生产当中的一个黑盒、一个原子,它里面没有固定的结构,你只要投入它就能有产出。

而经济学家是在过去50年左右,才开始深入研究这些不同的机构、组织内部的治理关系,刻画、描述、解释这些组织内部的责权利关系。

这门学问在经济学里面就被统称为“制度经济学”,这是一门让人耳目一新的分支学科,它的研究成果在今天很多流行的经济学教科书里面,还没有得到充分的反映。

今天我们介绍了在企业当中谁当老板的第三个原则,那就是在企业当中那些提供容易被观察、容易被衡量、容易被计算的资源的一方,他们拿固定的工资。

而那些提供的资源不容易被观察、不容易被衡量、不容易被监督的人则拿企业剩下的利润——我们称之为“剩余索取者”,用这样的办法就能巧妙的解决某些劳动力的绩效不容易被衡量、不容易被观察、不容易被计算的难题。

劳动力容易被看见,适合拿到固定工资,但是管理经营者不行,他们不容易被观察,为了监督他们,他们只能拿到企业剩余的利润来加强自己的主动性。


作者:huchao
未来永远在它该来的路上,能够把握的只是此时此刻——万折必东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共206人参与)参与讨论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发表评论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

快捷回复: